建筑模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建筑模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实习医生加索尔走上手术台曾为篮球弃学医理想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28 22:51:32 阅读: 来源:建筑模板厂家

实习医生加索尔走上手术台曾为篮球弃学医理想

篮球场?手术台?保罗·加索尔感受到了两块场地是如此类同。

18岁时,加索尔为了篮球不得不放弃学医;如今拥有两枚NBA总冠军戒指的他,依然怀揣着一个救死扶伤的崇高梦想。不久前,加索尔走上洛杉矶儿童医院的手术台,亲身经历了一场高风险的脊柱修复手术。

引子

为什么许多外科医生都穿着运动鞋?来自科罗拉多州农村的的沙塔克一家很快即发现了这一问题。这天,这家人在洛杉矶日落大道的儿童医院遇到了大卫·斯凯格医生,准备给他们的13岁女儿伊莎贝尔做检查。当时斯凯格医生正穿着一双黑色跑鞋。这家人对斯凯格的第一印象就是体格健壮。

斯凯格拿出他们女儿的脊柱X光片,那是根犹如螺旋梯般弯曲的脊柱,一端呈56度弯曲,另一端呈52度弯曲。斯凯格告诉他们,如果不修复脊柱,伊莎贝尔可能会终身残疾,并因为脊柱压迫肺部而导致呼吸困难。他建议一周后就手术。

这手术是一次大工程。斯凯格要切开伊莎贝尔的后背,敲断她的脊柱,用钢筋和螺丝重新定型。他会在距离脊柱几厘米的地方用到钻头和电动工具,任何细小的失误都可能导致瘫痪或动脉大出血。

沙塔克一家点头默认了,他们开车回到了位于落基山的家中,一边练瑜珈一边等待手术日的来临。一天下午,他们的电话突然响了,是斯凯格医生打来的。

“你们是湖人队的球迷吗?”他问道。

前传

拯救偶像

“我想要解决这些问题,我想要能够治愈各种疾病。我那时只是一个11岁的孩子。”

为什么许多身高2.10米的大个子都穿着篮球队服?保罗·加索尔11岁时,只是一个身高1.5米的普通孩子,他当时在考虑的,是另一条职业道路。

1991年11月,在巴塞罗那读小学的加索尔得知自己偶像之一的“魔术师”约翰逊染上了HIV病毒。“我当时想,他要死了。”加索尔说,“那时,HIV病毒、艾滋病等同于死亡。我在学校周围漫无目的地走着,猜想着得这种病的各种途径。这给一个11岁的孩子产生了很大影响。”

回到家里,他希望从父母那里得到答案。母亲玛丽莎是内科医师,父亲阿格斯蒂是护士。加索尔问他们,约翰逊能不能活到21世纪?他们无法保证。

从那一刻起,加索尔便立志成为一名医生。

“我想要解决这些问题。”加索尔说,“我想要能够治愈各种疾病,我想找到治疗癌症的方法。我那时只是一个11岁的孩子。

“当他们问我将来想做什么,我就说医生。我想成为科学家,我很喜爱生物、科学——甚至数学。我的梦想就是能够治病、救人的性命。我不知道怎么做……但这就是我所憧憬的未来。”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加索尔从一个1.8米的普通孩子成长为2.13米的巨人,身高甚至能冠绝整个巴塞罗那。与此同时,他必须得给自己规划未来了。

起初,他试图在篮球和医学之间寻找平衡,其结果便是两者都受拖累。白天,18岁的他是巴塞罗那大学医学院的一年级生;晚上,他是巴塞罗那篮球俱乐部的球员。如果他有一辆车,情况或许会好些,但他只能乘公交车往返于学校和训练场。

“搭乘公交车很难熬,因为我站在车里总得低着头。”加索尔说,“没有任何私人时间。队友们边打篮球边鬼混,医院学的同学则钻研学业。而我,得兼顾篮球和医学两样。”

二选一

当发现自己必须缺席比赛才能完成学业时,他知道自己不得不放弃其中一样了。

整个第一学期,加索尔几乎是在跑路中度过的。他每天早晨要进行篮球训练,上午和下午上三节医学课,傍晚还有一次篮球训练。为了省事,他不得不创造性地把篮球裤穿在西裤里面。尽管他第一学期三门医学课考试成绩都还不错,但随着篮球联赛全面展开,他不得不跟随球队频频征战客场。翘课次数越来越多,教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不过直到那时,他还是很喜欢实验室,仍相信自己能成为医学研究员,从事那种整天在实验室和疾病、细菌、病毒打交道并找寻治疗途径的工作。

但是第二年,加索尔实在撑不下去了。医学课程要求他花大量时间在医院或实验室里进行集体研究,而那时的他还算不上球星,无法在队中来去自如。在巴塞罗那的头个赛季,他没什么上场机会,主要原因是他在健身房里待的时间太少,身体太单薄。当他发现自己必须缺席训练和比赛才能完成学业时,他知道自己不得不放弃其中的一样了。他和医学院的主任谈了一次,做出了暂时选择篮球的决定。

“对我来说,这决定并不艰难,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”加索尔说,“我只觉得在篮球方面我可以得到很好的机会。而且另一方面,即使我无法在球场上取得成功,我随时都可以回到医学领域,随时都可以当一名医生。”

医学院的主任到现在都仍在等待。

正传手术台

外科医生和运动员其实很相似:我们很容易兴奋,我们在更衣室里换工作服,我们走上赛场,讲求团队合作,我们手术之前会有一点点紧张……保罗显然和我们是同一类人。”

——大卫·斯凯格

“我从没看过这种场面……要是我能够像那样改变人们的命运,拯救他们的生命,那该多好啊。”

——加索尔

穿运动鞋,上手术台

加索尔没有动摇。他还是穿戴上了医院所能提供的最大号的口罩和手术服,走进了手术室。

当医生问丽莎·沙塔克“你们是湖人队的球迷吗?”时,她的答案是不。

当他问道是否听说过保罗·加索尔时,她答道:“保罗是谁?”

她可能听说过科比。上世纪九十年代住在犹他时,丽莎和丈夫听说过斯托克顿、马龙、乔丹,甚至霍纳塞克,但对加索尔却一无所知。

“好吧,保罗曾是医学院的学生,他母亲是一位医生,他非常希望下周能够观摩您女儿的伊莎贝尔的手术。”斯凯格告诉她。

丽莎和伊莎贝尔谈了这件事,她俩都没有提出异议。

“如果他说罗杰·费德勒要来,我大概会说‘哦上帝啊。’”丽莎说,“但我不知道加索尔,我只认识科比。”挂断电话后,丽莎和伊莎贝尔上网查了加索尔的资料,发现他是个高大英俊的西班牙人,并且对于孩子非常亲善。

“我想,这让我女儿觉得自己很特别。”丽莎说,“手术前,这能够很好地分散她的注意力。”

手术当天,医生和加索尔都穿上了运动鞋。加索尔拉过医生来,想要确认自己不会成为干扰。尽管医院和沙塔克一家都同意他进入手术室——和用来全程拍摄的两架摄像机一起——他还是担心伊莎贝尔,他问医生:“我真的可以待在这儿吗?”

斯凯格很快安慰了加索尔,他说,医学院的学生经常来观摩,并且自己之前还有过“头顶着摄像机”做手术的经历。他告诉加索尔,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尽管问。为了缓解加索尔的担心,斯凯格还在手术前召集所有人员说:“无论谁在房间里,手术台上的女孩儿才是最重要的,其他一切都忽略不计。”

加索尔轻松多了。一位助手教给他怎样洗手——从指甲到手肘。他一丝不苟地照做着。事实上,他来之前就已经向父母咨询过所有环节。加索尔的母亲担心如此血腥的手术场面会让他吃不消,面对着打开的脊椎,连医学院的学生都会作呕。

但加索尔没有动摇。他还是穿戴上了医院所能提供的最大号的口罩和手术服,走进了手术室。“加索尔进来时,我正在凿开伊莎贝尔的脊柱,”斯凯格说,“没有比这更可怕的场面了。”

手术室里传出锤子敲打声,仿佛那是一块建筑工地。加索尔眼前展现着手术场面的每一个细节,他开始出汗了。

“大多数人第一次看到手术时都会有点头晕眼花。”斯凯格说,“如果出现这样的状况,你必须得坐下来。”

“OK。”加索尔答道。

“还有,如果你哪儿痒痒的话,你得告诉我们。”助手说,“你得让它痒痒,不能挠。”

头晕眼花,面无血色

当医生再次拿起凿子时,加索尔的脸色已经不能更苍白了。“我得快点坐下……”

斯凯格解释道,接下来他要用钻头将螺丝钉打进伊莎贝尔的脊柱。

“这场面可不是你每天都能看到的。”加索尔说。“当然不是。”斯凯格说,“手术后,这女孩儿的身高会增加5厘米。她一定激动坏了。现在,她的腰看起来有些滑稽,这个年纪的女生最喜欢穿吊带装了。有个患病的女演员说她整个中学阶段从来没有过约会,她觉得自己是个怪胎。很不幸,许多十几岁的孩子都会这样想,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。OK,请给我大钻头,谢谢。”

当钻头启动,加索尔的脸色变得苍白了。

“你还好吧?”助手问道。

“还好,还好。”加索尔发出紧张的笑声。

“说真的,如果觉得头晕,你得告诉我们。”助手说。

“头晕也没关系。”斯凯格说,“别担心,我们都经历过,没事儿。”

“你们都头晕过?”加索尔问道。“读医学院时,我甚至晕倒过一次。”助手说。

“我相信。”加索尔说。“想坐下来吗?”助手问道。

加索尔没有回答,但他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。

“OK。”护士说,“用鼻子吸气,用嘴巴呼气。”

“真是难以置信啊。”加索尔说,“要是你们口渴了怎么办?”

“什么也不做。”护士说。斯凯格轻笑着。“作为一个中年人,我得中途休息几次。”他说。

“我们会一直留在这里,直到手术结束。”助手插话。

“啊?直到手术结束?”加索尔回答。

“我参与过的最长的一次手术持续了18个小时。”斯凯格说,“但这次大概只需要4个小时。”

当医生再次拿起凿子时,加索尔的脸色已经不能更苍白了。

“那是椅子吗?”加索尔说,“是的,我得快点坐下。哦,我的老天啊。哦……”2.13米的大个子不停地摇着脑袋。

观摩手术,如临绿军

回到手术更衣室里,加索尔全身已被汗水浸透,就好像刚刚从凯尔特人手下死里逃生一样。

平静一阵后,读医学院时的一幕幕情景浮现在了加索尔的脑海里。

“我过去解剖过死尸。”加索尔对另一位助手说,“但那种经历和眼前的这一切截然不同。”

钻头仍在不停地旋转,加索尔说他的口罩发烫了,并且“有点令人窒息”。用吸管喝了一口护士递过来的凉水,加索尔的脸色才逐渐恢复常态。

“我还要回来观看更多手术。”他说,“但愿能够多来几次。”

加索尔站起来,回到斯凯格身旁。他不仅关注着每一个环节,还发现伊莎贝尔的椎骨比原来弯得更厉害了。他及时提醒了斯凯格,后者很快予以矫正。

斯凯格有些意外。他感到加索尔所提的问题能抵得上一个医学院学生所能提出的。手术已持续三个小时,斯凯格决定让加索尔靠得更近些。

“OK,这是最关键的一步。”斯凯格说。

他要用两根钢筋矫正弯曲的脊柱,这就是他作为外科医生的价值所在,他不希望加索尔错过这一刻。

“你能看到脊柱是怎么变直的。”斯凯格告诉加索尔,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……请给我螺丝刀,谢谢。”

接下来,斯凯格要在骨头上锉出无数条裂痕,“这样骨头就能主动愈合。”他解释道,“这些分开的骨骼最终会长到一起,就像混凝土里的钢筋。”

X光复查之后,手术正式结束。斯凯格预计伊莎贝尔第二天就能坐起来,两天之内能够下地走路,三周之内可以练瑜伽,三个月之内可以从事任何体育项目。

“真神奇。”加索尔说着,离开了手术室。

回到手术更衣室里,加索尔全身已被汗水浸透,就好像刚刚从凯尔特人手下死里逃生一样。

球员?医生?

“在我看来,如果他选择从医,一定会是出色的医生。”斯凯格说。

喝下更多凉水后,加索尔开口说:“我从没看过这种场面,我觉得有点头晕……要是我能够像那样改变人们的命运,拯救他们的生命,那该多好啊。”

他继续说:“你走进房间,你看到一个女孩儿趴在那里,看到她畸形的脊柱,鲜红的血液,飞转的钻头……对外科医生来说,他们的手里握着人命啊,这手术无疑是最顶尖的。

“我一直梦想着能达到那种境界,但谁知道呢。”

他不会离开湖人队而去医学院,他不会给巴塞罗那的那个系主任打电话。他在18岁时做了决定,现在30岁的他是这项运动中第二或第三高效的大个子。

这次手术并没有让他后悔当初的决定,他只是想见见伊莎贝尔的母亲丽莎。尽管他不是费德勒,也无法像斯凯格那样亲手改变伊莎贝尔的人生,但他至少能给这个饱经折磨的家庭带去一丝安慰。

“在我看来,如果他选择从医,一定会是出色的医生。”斯凯格说,“他就像我的一名大学室友。我甚至觉得运动员能够成为最优秀的外科医生,因为我们都经常熬夜,遭遇挫折,犯下错误,伤害到别人,然后第二天仍能大摇大摆地回来,付出最大的努力。这工作可不是任何人都干得了的。”

对于加索尔来说,这次观摩给了他一瞥的机会——让他看看如果当初选择打开2号门,他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。

离开医院时,加索尔觉得分外轻松。几天后,他去南非看了世界杯,计划着跟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奔赴埃塞俄比亚探望生病的孩子们。他想要确保所有的孩子们都能穿上球鞋。如果他不是医生的话,他想要扮演一个最接近的角色。

尾声

与此同时,13岁的伊莎贝尔在术后短短三周之内就能奔跑自如了,身姿矫正后,她的身高增加了5厘米,达到了1.74米。

当手术5天后她神清气爽地被推出儿童医院时,她决定穿上一件湖人的T恤。

——上面带有保罗·加索尔的签名。 (来源:中国体育在线)

防腐放料阀

丝扣柱塞阀

多功能截止阀

隔膜排泥阀